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当属今朝最开怀(1 / 2)

[]

一缕缕如若虚幻般缥缈的仙光,出现在言道临身影四周,也让他的气势悄然一变。

如若化身天上仙,屹立九天之外!

甚至,他周身的伤势都在以惊人的态势愈合。

这样的转变,让魏山、孟长云等人无不色变。

这就是一只脚迈入羽化之路所拥有的威势?

苏奕眼眸微凝。

这的确是一只脚踏入羽化境的气息。

一身的道行已经有举霞蜕变的征兆,所掌控的力量,也已带上羽化境层次的一缕神韵。

当年的观主,就是卡在了这一步。

“我得到天鸦山开派祖师所留的完整传承,其中不止有羽化之路的修炼秘法,还有诸多与之匹配的羽化境秘术。”

言道临随口道,“观主既然想试一试,我自不会吝惜。”

说着,他掌指握拳,声音如仙山横移,挥拳杀来。

迅疾而霸道。

而他一身的威势,远超之前一大截!

一般修道者见到,怕是非误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

因为那等威能,俨然已有从界王境超脱的迹象!

轰隆!

天翻地覆,万象崩殂。

寥寥一拳,言道临打出了一种独断山河,拳压大世的气魄。

苏奕没有退避。

他右手捏剑印,动用极尽之力与之硬撼。

可仅仅瞬息,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鸣,苏奕整个人倒飞出去,躯体都随之残破,龟裂无数血痕。

魏山、孟长云空前紧张起来,手脚发凉。

这还怎么打?

“敢问观主,此拳如何?”

天穹下,言道临悠然出声。

他肌体璀璨,氤氲若有若无的仙光,迈步虚空,似仙人出游,一举一动,牵引周虚大势。

“尚不如当年我巅峰之时。”

苏奕擦掉唇角鲜血。

他负伤太严重了,可神色却一如从前,波澜不惊。

“那观主觉得,接下来的战斗,可有胜算?”

言道临再问。

说话时,他右臂如长鞭扬起,当空一甩。

一道缭绕着仙光的璀璨拳劲迸发而出,直接凿破长空,朝苏奕镇杀过去。

太快了。

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苏奕依旧没有退,也不曾闪避,随着他袖袍挥动,一重重剑幕横空而出。

每一重剑幕,分别缔结轮回、玄禁、飞光、玄墟等等至强法则,叠加在一起,就如一重重天堑,横陈苏奕身前。

可下一刻

砰!!!

撕咬耳膜的爆碎声响彻。

一道剑幕骤然炸开,被那无匹般的拳劲凿穿。

紧跟着,接下来的一道道剑幕,皆被轰破。

一眼望去,光雨迸溅,那里的虚空都被破开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而在裂痕的尽头,苏奕的身影被狠狠轰飞出去。

一拳,竟霸道如斯!

“少爷!”

魏山担忧,面色大变。

“怎会……”

孟长云喃喃,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冥王的心也揪住,那个天塌地陷也都面不改色的家伙,难道真要在今日败北?

“掌教筹谋漫长岁月,总算等来了今天这一刻,若让世人知道,观主的转世之身,于今日丧命于掌教手底下,这星空各界……该掀起何等大的波澜?”

卢云振奋,一身热血贲张。

“大道争锋,你的转世之身,终究不如我的大道分身。”

言道临轻语,神色间尽是平静和从容。

远处,苏奕躯体残破,鲜血如溪流般流淌,那张清俊的脸庞更是苍白几欲透明。

伤势之重,似随时都会倒下。

可听到言道临的话,苏奕不禁笑起来,“未分胜负,尾巴先翘起来了,很得意?”

言道临笑了笑,坦然道:“我已隐忍太多年,终于等来今日之时机,能于此时挫败如你这般的宿敌,我的确难掩心中欢喜,也无法不得意。甚至可以说,过往漫长岁月中,我当属今日此时最开怀。”

说话时,他根本不曾留手,迈步杀来。

根本不打算给苏奕任何喘息的机会。

不过,他并未着急,提防苏奕临死反扑。

可就在这一瞬,苏奕却抬眼看向天穹,轻语道:“我何尝不是在等待此时来临?”

言道临似察觉到什么,霍然抬头。

就见天穹之上,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出现一道劫云。

劫云深沉,寂静无声,漆黑幽暗,若巨大的漏斗倒扣在天穹深处,让人仅仅望着,便心中发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