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赢!(1 / 2)

[]

玉石俱焚!

九天阁掌教言道临,竟在此刻选择赴死而战。

哪怕是一道分身,可那种果断狠辣的做法,依旧令人胆寒。

魏山、孟长云等人皆色变,肝胆欲裂。

天穹下,言道临躯体都似乎在燃烧,弥散着暴烈滔天的毁灭威能。

他明显动用某种禁忌秘法,让他此刻所显露出的威能,超乎想象的恐怖。

那片天宇都似被焚烧,轰然扭曲。

而还不等接近苏奕,言道临五指虚扣,如神人捏印,横空朝苏奕砸去。

一道瑰丽若燃烧的拳印呼啸而起,似朝阳初升,光照万丈,无匹的光霞,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太恐怖!

远远望着,所有人神魂剧痛。

根本不用怀疑,这注定是石破天惊的一击,是言道临焚燃自身道行,穷尽一切的搏命之举!

天穹下,苏奕周身忽地映现出无尽道光,如若漩涡般,把附近区域的光雨一举吞没。

同一时间,他掌指如剑,当空一斩。

一抹剑气乍现,简单直接,且似从天而降的上苍之刃,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那一道拳印抵住。

砰!!!

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

拳印剧烈摇晃,而后四分五裂,爆碎成无尽光焰飘洒。

言道临躯体一颤,如遭雷击,而后唇角淌血,整个人似一下子苍老起来。

他眸泛惊疑之色,难以置信。

天下任何修士在刚破劫证道之事,本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可观主则不然,所掌握的道行比之前强大不知多少。

随手一剑,便将他那搏命的一击瓦解!

“挡住了!”

魏山、孟长云他们如释重负,皆激动得快要失控。

刚才那一刹,他们都差点怀疑,苏奕就将遭难。

“玉石俱焚,也应该是势均力敌才行,你言道临此举,应该称作蚍蜉撼树才对。”

哂笑声中,苏奕长长舒展了一下身躯。

轰隆!

在他体内,似有万道轰鸣,澎湃沸腾的大道力量在运转,让他肌体绚烂,周身萦绕如梦似幻的道光。

这一刹,他彻底筑就归一境道基。

不止是断掉的左臂得到重塑,身上的伤势都早已不见。

浑身弥漫出的威势,直似万古青霄般,足可摇动星汉,倾覆九天十地!

对转世重修的苏奕而言,修为突破一个大境界,那等蜕变远远超出同境人物太多!

就像此时,他衣衫虽然破损染血,可他的威势,则和之前已是判若两人。

“我可真没想到,你观主竟可以凭借渡劫来扭转乾坤。”

远处,言道临喟叹。

他躯体兀自在燃烧般,无疑,在动用了那玉石俱焚般的禁忌秘术后,他这具大道分身所剩下的时间已不多。

“那你现在觉得,今日此时,尚可开怀否?”

苏奕迈步行来。

言道临眼神复杂,道:“你看我还笑得出来吗?不过,我倒是想用余下的时间,试试你观主的归一境道行,又强大到何等地步。”

说到最后,他眉梢阴霾一扫而空,变得决然而平静。

苏奕仰天大笑。

他身影一晃,挥拳杀来。

拳势如剑,大开大合。

言道临同样挥拳,拳劲如山崩海啸。

他躯体精气神如燃烧,威能远胜之前。

可仅仅一瞬,言道临躯体被轰飞出去上百丈距离,虚空都被砸出一道狭长的裂痕。

他那一条右臂,都被震得粉碎,血肉飞溅。

“好强!”

孟长云神驰目眩,震撼失神。

此刻的观主大人,完全不一样了,如神般睥睨,如仙般超然,而其战力,则霸天绝地!

“这可比少爷当初最巅峰的时候更生猛了!”

魏山喃喃。

在当今世上,他是最熟悉观主的人之一,一眼就看出,此刻的苏奕,比之当初最巅峰时的观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掌教啊掌教,你之前还曾问我,观主的转世之身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而现在,你是否已明白?”

冥王心中呢喃。

“怎会……”

九天阁天祭祀卢云神色惨淡,目眦欲裂。

同一时间,言道临便是城府深沉如海,这一刹也不由倒吸凉气,脸色空前凝重。

“这一拳如何?”

苏奕问道。

言道临唇角一阵抽搐。

苏奕此刻的仪态和言辞,和之前他动用半步羽化境的力量打压苏奕时如出一辙。

“比之真正的羽化境,差远了。”

言道临没好气道。

他率先出击,以左臂挥拳,不曾退缩,反倒愈发强势了。

苏奕骈指如剑,横空一扫。

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