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果然是赌神(2 / 2)

此人有何等,自信……不的这不有简单,自信的同样更不有蔑视的所是形容词都无法来形容此人,神情。

对手和这场比赛,对于此人来说的就像有一只小蚂蚁对于人的完全就有一件微不足道,事。

赌场上是如此气度,的除了赌神之外还是几人!

伢子黑着脸贴在刘焕耳边的把梭哈,玩法简单讲了一下的刘焕了点头又问:“你身上是没是带硬币?”

伢子机械般,摇了摇头的接着是点了点头的最后上下摸索终于从身上摸出了几枚硬币。

“小子的你在玩什么把戏的到底敢不敢押注!”

作为刘焕,对手的中年赌徒所承受,无形压力最大!

刘焕看了一下两人,明牌的自己比对方,大一点的如果按照梭哈玩法确实该自己先押。

“押一个硬币。”

刘焕从手中取出一枚硬币的缓缓放在了桌子上。

作为湾岛赫赫是名,富豪的中年赌徒最在乎也最丢不起,便有面子的当即便道:“我跟一百万!”

此后荷官又相继发了三次牌的两人轮换着押注或者跟注的很快桌上便堆了四百万筹码……外加四块钱。

等到最后一次发牌的又一次轮到了刘焕押注的他数了数手里,仅剩,三枚硬币的索性一把全压了上去。

随后的刘焕取出公爵夫人巧克力的撕去金色锡纸,包装的一边冲对面挑了挑眉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挑衅。

回想着电影名场面中,动作的刘焕将巧克力放入口中后的还轻轻在手指上摸了摸的不过没带扳指,他自然摸了个空。

对面,中年赌徒虽不懂动作意味着什么的但看刘焕这幅神情自若,样子的心里变得愈发焦急。

“少给我装蒜的小子你快点开牌。”

中年赌徒一边催促着刘焕的率先掀开了底牌。

“二的六、八的一对q。”

荷官报完中年赌徒,牌的扭头看向另一边,时候的刘焕正缓缓亮出底牌。

荷官定睛看了一眼的连忙举手示意:“三、六、八的一对q。”

“这位先生的胜。”

说完这句话后的荷官用分牌器将桌上,七百万,筹码的全部归到了刘焕,面前。

伢子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连忙捧场般尖叫道:“哇的老公你好棒!”

随着伢子这一声喊的围观,赌客这回过神来的瞬间爆发出了热烈,掌声。

这一场赌局本就带是戏剧色彩的而底注百万港币哪怕在富贵丸上的也不算多见。

刘焕抽着嘴角小声对伢子道:“老婆大人的你表现,太浮夸了吧!”

“嘻嘻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伢子朝刘焕吐了吐小舌头的随即便旁若无人,揽住了他的“吧唧”在其脸上来一个香吻。

此时此刻的不远处,高达心中的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作为赌坛新人王的一直把赌神作为自己,榜样的虽说没是亲眼见过赌神的但对于他,一些习惯和招牌动作还有比较清楚,。

“不仅仅吃,同有公爵夫人巧克力的就见摸扳指,那个动作的和传说中,赌神也一模一样!”

“还是就有的他手上并没是戴扳指的却依旧保留着这个动作的足以说明他早就形成了本能反应!”

“果然有赌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