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拿着邱元光给的联系方式,陈牧总算可以心满意足的回加油站了。

还没出x市,张涓涓的电话就已经打过来:“我爸说了,他和黄品源已经认识很多年,虽然不敢说这人完全可信,不过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你可以放心。”

微微一顿,女律师又接着说:“不过我爸也说了,在商场上凡事留一手,你最好不要把身家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自己仔细斟酌吧。”

雾草……

正的反的都说了……

那就等于什么也没说。

陈牧皱了皱眉:“那我问得具体点吧,我要是把两个亿交给他操作奥赛集团的事儿,你问问你爸,这能不能放心?”

轻咳了一声,他又补充强调了一下关键词:“这两个亿可是我目前手头上的全部家底,如果被人坑了,可真的要打饥荒的,一点都不带开玩笑的……唔,关系到你们律所明年的签约费,所以请你慎重回答我的问题。”

张涓涓说:“不带你这样的,事情是你要办的,人是你要我给你介绍的,临了还拿签约费说事儿,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陈牧脸皮厚,很有点“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气概:“我不管,没钱怎么要脸,这脸要不来,你赶紧去问问你爸,给我个能让人安心的回答。”

“这事儿不用再问我爸了,我就能回答你。”

张涓涓没好气的说:“黄品汉的作风比较西派,是个尊重契约的人,他混这行本来靠的就是一个信誉……嗯,我说得明白一点吧,我爸说品汉理财的私募资金规模,在百亿以上,他大概还看不上你这点钱,要是为了你这两个亿败了信誉,以后再想要有人信他可就难了。”

这话儿就比较实在了……

虽然老有人说做人要多辨是非,少谈利害,可陈牧觉得有的时候“利害”真心比“是非”更让人感觉牢靠。

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人心灰暗,谁知道人家想什么。

反倒有了这层利害关系,陈牧愿意相信黄品汉不会因为这两个亿而动什么手脚。

当然,退一步说,就算这两个亿被黄品汉吞了,陈牧也不会真的就输了家底。

只要他能弄到贷款,凭着目前牧雅林业的发展速度,不出半年他便又能恢复过来。

唯一的坏处是许多事情要推迟去做,会影响公司的发展速度。

“试一把!”

陈牧心里立即有所决断。

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不把握住去阴李家一把,他的念头怎么也不通达。

“好,我明白了,帮我谢谢你爸!”

陈牧打定主意,就冲着张涓涓诚心诚意的说了一句。

张涓涓说:“不用谢,记得回去把明年和我们律所的合约签了就行。”

“啧……”

陈牧撇了撇嘴:“能不能别老谈钱,这多伤我们俩的革命友情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